“这场寒潮让刚可采摘的40多亩早茶全部遭受灭顶之灾,经济损失达到20多万元左右。”近日,印家坑村茶农张国瑞一早来到自己的早茶基地一看大吃一惊,20亩元宵绿和20多亩平阳特早的茶芽被冻焦,原本当天采摘早茶的计划泡了汤。据奉化市林特总站初步统计,全市5000余亩早茶遭殃,直接经济损失达到300多万元。
近日,笔者来到尚田镇南山茶场采访,看到500多亩茶园的茶树覆盖着厚厚的积雪,还结着冰。场长方国龙指着成片遭灾严重的茶树说:“今年茶叶减产已经定局。”
高山地区早茶冻害严重,沿海地区种植的早茶同样也未能逃出“毒手”。松岙峰景湾茶场在凤凰山的50多亩平阳特早、浙农139等早茶也同样遭灾严重。“这批早茶前几天刚采摘过一次,否则损失还要大。按每亩早茶收入5000元计算,毛估估也要损失20多万元。”场长李再能说。
对此,奉化市林特总站推广研究员方乾勇分析,早茶减产已是不争事实,预计早茶价格会有所提高,但大幅提高的可能性不大。可能会推迟奉化曲毫采摘时间,要喝奉化曲毫茶的市民还要等一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