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前召开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指出,推进农村科技创新势在必行、意义重大,务必集中力量、抓紧部署。科技界人士普遍认为,把推进农业科技创新作为明年“三农”工作的重点,并出台一系列含金量高、打基础管长远的政策措施,在我国农业科技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是促进现代农业发展的重大部署。
现代农业根本出路在科技
农业部部长韩长赋说,我国已到了必须更加依靠科技进步促进现代农业发展的历史新阶段。在资源环境约束不断加剧的情况下,通过科技进步实现创新驱动、内生增长,转变农业发展方式,是现代农业发展最重大、最关键、最根本的出路和措施。
科技创新已成为推动现代农业发展的主要力量。数据显示,“十一五”期间,我国培育主要农作物新品种2600多个,良种覆盖率达到95%以上,取得了超级稻、转基因抗虫棉、矮败小麦、禽流感疫苗等一批世界领先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重大成果。“十一五”末,我国农业科技进步贡献率达到52%。
“我国农业科技发展水平总体还不高。与发达国家相比,与建设现代农业的要求相比,农业科技发展还存在不小差距。”韩长赋同时表示,“特别是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重大创新成果依然不足,科技成果转化和推广应用水平依然不高,农技推广服务能力依然薄弱,农业科技人才队伍建设依然滞后。”
中国农业大学校长柯炳生认为,中央提出保障粮食等农产品有效供给关键要靠农业科技创新,明确政府主导及农业科技的公共性、基础性、社会性,抓得很准确、也很及时到位。农业院校深感责任重大、使命光荣,进一步增强了培养农业科技人才、加强基础性前瞻性研究以及技术成果转化推广等工作的责任感和紧迫感。
农业部已确定,今后农业科技将紧紧围绕保障粮食等主要农产品有效供给、促进农民持续增收、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实现农业可持续发展等重大战略目标,坚持走中国特色农业科技发展道路,加大投入力度,完善体制机制,强化联合协作,力争到“十二五”末,农业科技进步贡献率达到55%以上,主要农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水平达到60%以上。
农业科技投入将大幅增加
这次中央农村工作会议确定,2012年将持续加大农业科技投入,确保增量和比例均有提高,而且要大幅度提高农业科技投入强度,引导和鼓励金融机构、社会资金投入农业科技。
一些科技界人士表示,由于农业科技具有显着的公共性、基础性、社会性,上述政策措施的确定进一步明确了政府要在农业科技上发挥主导作用、财政承担主要责任的基本政策取向。
南京农业大学副校长戴建君认为,农业高等教育需要政策支持和财力投入,需要政策倾斜。涉农高校在服务“三农”方面大有可为,特别是对于提高农业可持续生产能力和农产品质量安全水平方面,涉农高校应承担更大的责任、发挥更大的作用。政府在农业科技创新中更多发挥引导作用,其主体还应是高校和科研院所。
江西省农科院院长谢金水表示,农科院系统支出应该由财政全额负担,但目前很多不是,尤其是地市级农科院系统。有些地市级农科所日子非常难过,自己找钱发工资。
据了解,根据中央农村工作会议精神,农业部已确定今后在农业科研领域创新的重点和方向将是加大公益性农业行业科研专项实施力度,强化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支撑,继续实施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重大专项等,在重大关键技术研发上占领制高点、取得新突破。
在推广方面,2012年全国将加大推进乡镇农业公共服务机构建设力度,实现在岗人员工资收入与基层事业单位平均水平相衔接、基层农业技术推广体系改革与建设示范县项目基本覆盖农业县、农业技术推广机构条件建设项目覆盖全部乡镇。
解决科研和生产“两张皮”痼疾
回良玉副总理在会议上指出,要坚持产业需求导向,从农民的实际需要出发;打破部门、区域、单位和学科界限,建立健全协同创新机制。
东北农业大学校长徐梅表示,要整合好全国农业科技资源,进一步理顺地方涉农高校和农科院的关系,尽量避免重复建设、争抢资源的问题。“东北农大与黑龙江农科院刚刚签署了合作协议,聘请农科院的优秀专家到学校担任导师,同时农科院的实验示范基地全面对农大放开,作为学校的教学实习基地,效果很好。”
河北省农林科学院院长王慧军则提出,农业科技发展面向产业、市场和社会需求,有四个问题要研究:一是各级农科院要解决纵向分工协作的问题,国家级农科院应解决基础性、全国共性和高技术的问题;省级农科院主要解决区域共性问题和科技成果转化问题;地区级农科院应充当区域试验站,起到试验示范作用。
二是横向分工应该体现农业的区域性,不能按照行政区划制,对于区域重大关键问题,相关省院要联合起来解决。
三是要处理好与各级农技推广机构的关系。科研单位不可能做大量的推广工作,最多是示范,成果推广更多要依靠推广体系。
四是要尊重农业科研的长期性规律,农业科研出成果一般在10年左右,但现在比较浮躁。农业科技创新要从人才队伍、创新平台、资源库建设、种业发展等环节来解决。
日前出台的《农业科技发展“十二五”规划》确定,将针对制约农业产业发展的重大关键技术问题,建立和完善农业科技联合协作制度,促进跨学科、跨行业、跨部门、跨区域的单位和科研人员之间开展联合协作,打破条块分割,形成农业科技全国“一盘棋”的良好局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